贾雨村
《红楼梦》提纲挈领式的人物,以“假语村言”提醒读者,统率全文。 贾雨村,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原系湖州人氏,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下他一人。他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囊内空空,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因甄士隐相助,他才有钱上路,考中进士,做了知府。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受聘至林如海家任林黛玉启蒙教师。在贾政的极力帮助下,他又官复原职。贾雨村是封建官僚的典型代表。后40回因婪索属员等罪,审明定罪。遇皇上大赦时被释放,递籍为民。贾雨村,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印象都会特别深刻。因为贾雨村有几点特别突出,很值得我们去细细地琢磨。像贾珍、贾赦这些人,一出场就不是好东西,薛蟠,是吧?贾雨村可不是。我们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会注意到,曹雪芹在介绍贾雨村的时候,是罕见地介绍了他的姓、名,“姓贾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贾化号雨村,《孟子·尽心》:君子所以教者五,有如时雨化之者。[1] 贾雨村是他的号,后来就是以号行了,籍贯,然后他的家庭出身,他是官宦世家,但是到他的时候,早就没落了,现在的处境,现在处境怎么样呢?穷困潦倒,寄居于葫芦庙内,卖文写字为生,就是给人写个对联,代写个书信,谁家有红白喜事,需要写点什么东西,就靠这个糊口,介绍得非常详细。

贾雨村,《红楼梦》人物,谐音“假语存”。名化(),字时飞(实非),别号雨村,胡州(一作湖州)人氏。他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方腮。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却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后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没有一文钱,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得到甄士隐相助后,才上路考取进士,做了大如州知府。但是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到林如海家做家塾教师。后经林如海举荐,在贾政的帮助下,官复原职,任应天府知府。后来在薛蟠打死冯渊一案,徇私枉法,胡乱判案。后来,贾府被参,贾雨村落井下石,贾府终被抄家。后被削职为民。

贾雨村人物分析

作为《红楼梦》中的一个重要的线索人物,贾雨村是当之无愧的。为什么说他是整部小说中的主要的,甚至是线索的人物呢?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贾雨村的人物。

首先,贾雨村一开始是个落魄书生,家道中落,但他有才华,出口成章,而且有抱负,这使得他一心想要往上爬。他的隔壁住着甄士隐,甄士隐是个好人,而且很欣赏贾雨村的才华,所以才出资让他上京赶考。但是贾雨村注定是个有才无德的人,也注定是个当不了好官的人,这一点在“薛蟠人命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贾雨村一开始贫穷,使得他有了一颗利欲熏心的心,所以他才一心想要出人头地。而且他的野心很大,不甘久居人下,所以他开始不择手段,尤其是当他在审理“葫芦案”的时候,他其实心里很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为了攀附权贵,故意神错,这说明他不是糊涂,而是奸诈。

同时,他有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在第四回中,一开始听苦主告状,就一本正经地说要捉拿犯人,等到门子以目暗示他的时候,他马上心神领会;在与与门子密室商量的时候,又故作高深,等计议一定,他却连说“不妥”,而他真实的想法却始终没有说出来。可见此人隐藏极深,心计极深。

而最主要的是,是贾雨村这个人的无情无义。起初甄士隐资助他上京赶考,才让他有了飞黄腾达的机会,而他一旦得势,当甄士隐的女儿英莲吃了官司的时候,不仅没有出手相救,反而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从以上对贾雨村人物分析来看,他不仅是一个奸诈狡猾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这也决定了他日后陷害贾政的故事。

贾雨村结局

《红楼梦》这部小说,神就神在遗失了后四十回,让观者如面对残缺的维纳斯雕像一样,纷纷感慨与遗憾的同时,又忍不住猜测它的结局。而贾雨村结局亦是如此。

但好在,《红楼梦》这部书,前五回可以算是整部书的总纲,对于书中人物的出场、经历和结局,都充满了暗示。在小说第一回,甄士隐说过一句悟道词: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这句话虽然不一定指的是贾雨村,在根据这部书宣扬因果报应,善恶循环的主题来看,恐怕贾雨村也逃不出这样的结局。

在“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的那一回中写到,贾雨村恐怕门子说出自己还没发迹前的事情来,所以把门子远远地发配充军去了。在甲戌本的《红楼梦》中,这段文字旁边有段批注,说葫芦案到此完结,但又埋下了后文的伏笔。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出几点:其一,门子被判充军,确实是葫芦案中贾雨村为自己日后命运埋下的伏笔。贾雨村依靠贾府飞黄腾达,但后来贾府倒了,贾雨村就失去了依靠,而他平时为人又奸诈险恶,所以他的政敌们无不虎视眈眈,巴不得找个理由将他干掉。而要干掉贾雨村,葫芦案肯定是他贪赃枉法的最好理由了。其二,门子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曾经是小沙弥,吃过素),在贾雨村设法对付他的时候,只要他有朝一日可以翻身,必定想办法报仇。所以,很有可能,贾雨村结局就是被门子拉下马的。

根据这样推测贾雨村的结局,应该算是比较合理的,也是现在研究红楼梦的学者普遍认同的一种观点。

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

在《红楼梦》中,贾府待贾雨村不薄,到最后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呢?

关于这个问题,首先还要从贾雨村的个人性格特点说起。贾雨村出身官宦世家,从小没少读圣贤书,得到过良好的教育,但因家道中落,所以才难以维持生计。但是他是个才华横溢,有理想有抱负,而且还才思敏捷的中国古代读书人的典型形象。

甄士隐曾经资助他五十两银子,供他上京赶考。在当时,五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据说普通人家,二两银子就可以维持一个月的生计。贾雨村得到银子后,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谢谢,就自顾自地继续吃东西。由此可见,他是个自尊心很强的读书人。

而他得了银子之后,却不辞而别,只是让人相甄士隐转告一句说,没有时间告别啦,我说走就走了。而日后他飞黄腾达的时候,在处理冯渊命案的时候,为了讨好薛家,他却不肯搭救自己曾经的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英莲。由此又可以看出,他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是中国古代官场的大众相。

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是恩将仇报,做出陷害贾家的事,也正好符合他的性格特征。在贾雨村刚刚进入贾府的时候,贾政很看好他,认为他是读书人的典范,所以马上安排了一个好差事给他做。但是贾雨村因为家道中落的原因,身边没有什么亲人,所以他做事才了无牵挂。他放开手脚,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就一定会做。而贾府当时正好势弱,他想要投靠忠顺王,陷害贾家就是他的投名状,也是他高升的垫脚石。所以他出手陷害,顺理成章。

总结一句,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主要是性格使然,也是当时的社会原因使然。

贾雨村为什么要陷害贾政

在小说《红楼梦》中,贾雨村和贾府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在他和冷子兴喝酒的时候,冷子兴问他:“金陵贾家可也辱没了你”。贾雨村说:“若论起到也是同谱。”由此可见,贾雨村和贾府还是有亲眷关系的,只是关系比较远了而已。但是既然是同宗,贾雨村为什么要陷害贾政呢?

首先,是由贾雨村的性格决定了一切。贾雨村是个读书人,才华很高,但完全没有孔孟先圣的忠孝仁义,只要能够是自己在官场上晋升的人或事,他都不会放过。所以他在整部小说中,都是个典型的反面人物,集自私、贪婪、虚伪、冷酷于一身。尤其是当他在审理“冯渊命案”的时候,他明知道苦主是自己曾经的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英莲,却视若无睹,并不出手相救。

在面对同样对自己有恩的贾府的态度上,贾雨村也是这样的态度。一开始,贾雨村中了进士当了官,但当时他不深谙为官之道,所以很快就被同僚和上司排挤出去,重新被贬为庶民。这个时候,是林黛玉的父亲帮助了他,让他重新步入仕途。

贾雨村陷害贾政,我想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贾雨村长期在贾府的屋檐之下抬不起头,早就想把贾府搞垮,从此以后不用再看着贾府的脸色做事。其二,他想以此举为垫脚石,获得更高的权力。

所以,贾雨村陷害贾政,首先是贾雨村的性格使然,而当时的形势又让贾雨村不得不这样做。

贾雨村有什么性格特点

贾雨村是《红楼梦》中的一个重要的人物,他的角色和甄士隐相对应。那么贾雨村有什么性格特点呢?

关于这个问题,在小说《红楼梦》第四回,已经把他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了。首先,通过对贾雨村的几次笑,展现出他不同的心理变化。当他要审理葫芦案的时候,门子对他使了个眼色,他当即就宣布退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贾雨村这个人善于察言观色。

当贾雨村把门子请到内室,两个人还携着手,说:“原来是故人啊。”起先,贾雨村把门子当作是应天府里普通的差役看待的,虽然两人是旧相识,但只因为他的一个眼色,贾雨村就推断出门子肯定知道这件案子的内情,于是又套起近乎,说明此人见风使陀的本领已经炉火纯青。

之后是贾雨村给门子让座,门子不敢座,贾雨村笑着说:我们也算是贫贱之交了,何况这里是私室,但坐何妨?这里又突出了贾雨村的性格里的虚伪成分。对于他来说,只有对自己有用处的人,他才会刻意巴结,无论这个人是自己的上司还是部下。

当门子告诉他薛蟠贾政的外甥时,贾雨村又说:这样不行,这件事我还得考虑考虑怎么办,必须要让大家心服口服才好。从这里,可以看出贾雨村又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有意巴结薛蟠,却在表面上仍要做出一副公正廉洁的样子。

在审理完葫芦案后,他把自己曾经恩人的女儿甄英莲判给了薛蟠,之后又把门子发配去充军,由此可见,贾雨村的性格特点中还有忘恩负义的小人思想。

可以说,贾雨村的性格特点是中国古代官场上的缩影,也体现了当时社会的黑暗,以及官官相护的本质。关于贾雨村有什么性格特点我们也了解的很透彻了吧。

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出现在小说《红楼梦》的第一回。一开始的时候,贾雨村是个落魄的读书人,有才华有抱负,却苦于没有钱上京赶考。甄士隐得知情况后,就二话不说,马上资助了他五十两银子的路费。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贾雨村参加了当年的科举,并且中了进士,很快就步入了仕途。后来,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被牵扯进了“冯渊命案”之中,而这件案子正好由贾雨村审理。贾雨村明知甄英莲是自己恩人的女儿,却为了依附权势很大的薛家,误判葫芦案,将甄英莲判给了薛蟠,使得甄英莲从此坠入了噩梦般的生活之中。

其实,甄士隐和贾雨村之间的故事十分简单,就是一个恩将仇报的故事。复杂的是作者曹雪芹的用意。两人一个姓甄,一个姓贾,正好取了谐音“真”和“假”。而甄士隐的名字,实际上就是“真事隐”,贾雨村就是“假语存”。两个人的名字加在一起,就是把真事隐去,把假话留下来的意思,点名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寓意。

另外,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在书中还起了引子的作用。由此引出了江南甄家、贾府两户大户人家。并顺势引出了贾宝玉等人,让红楼梦的故事由此展开。而他们两人的引子,是作者曹雪芹的艺术安排,全书以甄贾两户人家贯穿全文,让真事假语的寓意占领全文的高度,读来让人回味无穷。

贾雨村断案

贾雨村断案的故事出现在《红楼梦》的第四回,是贾雨村上任应天府知府一职的第一个审理的案件,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贾雨村的心理活动和变化,突显出其人物性格特点。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甄英莲小时候被人拐走,长大后颇有姿色,被人贩子卖掉。但人贩子将她同时卖给了当地的乡绅冯渊和望族薛家。于是引起了冯渊和薛家的冲突。薛蟠带着人,把冯渊痛打一顿后,冯渊被打死了。

冯渊的仆人到应天府告状,称这个状子已经告了一年了,没有人肯为他们出头。贾雨村一听,勃然大怒,当即下令要捉拿凶手。当时站在一旁的门子对他丢了眼色,贾雨村心里就咯噔一下,马上宣布退堂,择日再审。因为贾雨村知道,在大堂上,门子一个普通差役竟然对他使眼色,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他还不知道的内情。所以退堂之后马上找到了门子。

门子告诉贾雨村说:凶手薛蟠,在地方上实力很大,是贾政的外甥。那个甄英莲是贾雨村曾经的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这让贾雨村顿时感到什么为难,首先,他不敢得罪了贾府和薛家,主要因为他官复原职,主要靠的还是贾府。其次,他对自己恩人的女儿也不好下手。思前想后,由于害怕当时权贵们的势力,他终于决定昧着良心,讨好贾政,判了凶手薛蟠无罪,同时还把甄英莲判给了他。

从贾雨村断案中我们可以看出,贾雨村从一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蜕变成十恶不赦的贪官的全部心里历程,表现了旧社会底层人民所受的深重压迫。

贾雨村与门子谁的道行高

贾雨村和门子在小说《红楼梦》中出场的次数不多,但贾雨村作为全书的线索人物,和门子又有着许多交集,在全书的一开始以及中间不时穿插两人的斗争,那么到底贾雨村与门子谁的道行高呢?

贾雨村认识门子比较早,原来贾雨村想要去上京赶考,但是无奈道路被堵住了,一时半会走不了,幸好得到了葫芦庙里的小沙弥门子的帮助,才有了落脚之处。之后,贾雨村又得到了甄士隐的资助,才继续赴京。

等到两人再见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回了。当时的小沙弥门子已经还俗,还娶了老婆,并且在应天府当差。当贾雨村再见到门子,恐怕是因为贵人多忘事,或者是门子蓄了头发的缘故,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了。门子却说:老爷你是怎么从葫芦庙里出来的,难道你已经忘了吗?贾雨村一听,当场大惊。门子这种直指往事的做法,让两人重逢的气氛一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

当门子说起葫芦案的事情,贾雨村马上以退为进,说:如你这样说来,却怎么了结此案?这在官场上被称为宾显主匿,本就不是好的兆头。

当贾雨村邀请门子坐下的时候,一开始门子还不敢坐,后来又斜着坐下,还时不时地对着贾雨村冷笑,并且说:小的闻得老爷补升此任亦系贾府之力。门子对上级不恭敬不说,还直接点到了贾雨村的禁区,贾雨村岂能容得下他?

在整个葫芦案中,门子是最直接的见证人,而且门子对贾雨村又多有不敬,所以才导致了门子日后被发配的命运。

所以,对于贾雨村与门子谁的道行高这个问题,个人认为,在当时,应该是贾雨村高出好几个等级,把门子甩出了几条大街。《红楼梦》的后四十回缺失,有人根据前八十回的批注推测出门子日后回来报仇,把贾雨村整垮。或许在那个时候,门子已经深谙了官场,他的道行已经高于贾雨村也说不定。不过那只是推测而已。